一邊是家庭需求旺盛 一邊是機制尚未健全
寶寶托育服務咋破題

河南省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www.wqnelz.live 時間:2019-06-28 07:17 來源:河南日報

PN79AM(}PXR700ITJL~0O6R_副本.png

  二孩媽媽張晴最近壓力有些大:產假即將結束的她,不得不面對新生寶寶由誰照護的難題。“雙方父母年齡都大了,照顧大寶已經夠累了,交給保姆又不放心。”張晴說。

  6月27日,記者走訪了解到,張晴所面臨的,是諸多雙職工家庭所面臨的尷尬:多數幼兒園只接收3歲以上兒童,托育機構又游走于監管的灰色地帶,媽媽們在家庭和事業間徘徊,隔代撫養又容易引發銀發族“兩地分居”等問題……一邊是需求旺盛,一邊是供給短缺,嬰幼兒“無所依托”的困境,應該如何破題?

  需求

  嬰幼兒照護成雙職工家庭“心病”

  6月26日下午,58歲的王紅霞一手牽著5歲的孫子,一手推著一歲半的孫女,匆匆從菜市場往家里趕。由于兒子兒媳工作忙,兩個孩子就全由王紅霞一人照看。身體疲勞且不說,最讓她放心不下的是幾百公里外的丈夫:“他還沒有退休,一個人待在老家,一兩個月才能見一次。”

  在鄭州市金水區某小區,記者隨機采訪的十余名年輕家長無一例外地表示,未上幼兒園的孩子由父母照看。“保姆工資連年上漲,一般家庭難以負擔,我身邊還有一些優秀女性被迫中斷了事業,做了全職媽媽。”許女士說,從休完產假到孩子入園的兩年半時間,由誰來帶孩子是很棘手的問題。

  國家衛健委的一份調研數據顯示,大城市3歲以下嬰幼兒在各類托育機構的入托率僅為4.1%,未入托育機構的主要原因是“附近沒有接收3歲以下孩子的托育機構”;而“孩子誰來帶”的難題,也一定程度上影響著雙職工家庭的“生育意愿”,60.7%的“一孩”母親因為“沒人看孩子”而不愿生育“二孩”。

  市場

  細則缺位,托育機構在灰色地帶游走

  記者采訪了解到,上世紀80年代,作為3歲前兒童集體保教機構的托兒所遍地開花,進入新世紀,此類機構開始銳減。目前社會力量開始關注這一需求,一批托育機構出現。

  在鄭州一家開設在居民樓的托育機構里,孩子正在老師的帶領下玩游戲。“最小的孩子只有1歲4個月,最大的3歲,多來自雙職工家庭。我們根據孩子年齡設計開發了音樂、美術、運動等一系列游戲課程,一個月收費在2500元左右。”負責人白女士介紹。記者發現,家長對此類托育機構較為認同,但整體上,它們的場地、衛生、消防等略顯簡陋,存在一定安全隱患。

  “目前我國和我省有關嬰幼兒托育機構的準入標準和管理細則尚未出臺,社會力量舉辦托育機構存在諸多困難。”鄭州一家托育機構負責人張先生坦言,他們注冊時沒有嬰幼兒托育這一項,只能以“教育咨詢”的名義辦證。沒有標準,只能參照國內外幼兒園管理的標準進行,目前即使有相對完善的課程、師資等,也是“名不正言不順”,“家長需求旺盛,我們戰戰兢兢,急盼‘轉正’,有章可循、有規可依。”

  建議

  加強家庭教育發展普惠托幼

  今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梳理各部門職責并提出,到2020年,嬰幼兒照護服務的政策法規體系和標準規范體系初步建立。

  日前,省總工會也印發文件,就“落實產假制度,加強對嬰幼兒照護支持”“推動并支持用人單位開展嬰幼兒照護服務”“大力推進母嬰室建設”提出要求,鼓勵用人單位為職工提供福利性嬰幼兒照護服務。

  “0—3歲嬰幼兒照護服務是廣大家庭和諧幸福的需求,要堅持‘家庭為主,托育補充’。”省政協委員、安陽市幼兒師范高等專科學校教師馬艷君說,要開展公益的家庭早教知識普及,尤其是要組織專家團隊,定期深入鄉村,推廣科學育兒觀念;規范發展多種形式的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鼓勵企事業單位自辦福利性托幼機構,依托高校和社區實現普惠托幼機構高質量發展;提高營利性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的門檻;探索試行與嬰幼兒照護服務配套銜接的育兒假、產休假,滿足群眾期待。(記者 周曉荷 王平)

責任編輯:陳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澳客彩票网站